《食品安全导刊》刊号:CN11-5478/R 国际:ISSN1674-0270

登陆 | 注册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饭店大量使用钟点工 健康证却无人过问

2017-11-06 14:18:23 来源: 食品安全导刊

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 张明强 顾嘉懿 程鑫 许金根
\
  31岁的杜先生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宁波各大饭店奔波,从事传菜之类的饭店兼职,补贴家用,虽然每小时只有14元的报酬,但几乎为零的入职门槛,还是具有相当的吸引力。
 
  一些暂无固定职业的高校学生,因此就成了饭店兼职的主力军,而饭店为减少用工成本,也开始大量采用小时工、钟点工这样的用工方式,特别是临近年底,各大网络、论坛里到处都充斥着饭店兼职的招聘广告。
 
  不久前,记者以兼职服务员的身份,深入宁波的宾馆饭店,发现无论是普通饭店,还是上档次的星级酒店,以及承办婚宴为主的宴会型酒店,都在大量使用钟点工。今天活多,饭店找来数十上百人,日结工资;明天订餐的少了,一个兼职的都用不上了。
 
  灵活便利的用工模式背后,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,几乎所有的钟点工都没有健康证。无论是提供那些钟点工的中介公司,还是饭店餐饮部的相关负责人,对兼职人员的健康证也都只字不提。
 
  餐饮服务员绝大多数都是临时的
 
  下午,2点不到,甬江大道601号,华盛外滩22号酒店厨房外的一块空地上,陆陆续续聚拢30多人,大多是20多岁的年轻男子。经打听,他们同记者一样,都是收到QQ群里的招聘信息后,前来做兼职的。
 
  几天前,记者收到兼职信息,华盛外滩22号酒店,招聘兼职服务员120名。上班时间,下午2点到晚上9点30分。工资日结,每小时14元。
 
  根据兼职信息留下的联系电话和微信号码,记者最后同网名叫“铃铛”的男子取得了联系。他告诉记者,工作很简单,跑跑堂,传传菜,待遇是一顿丰盛晚餐,下班后用微信,支付宝现结工资。
 
  “铃铛”要求记者那天按时赶到,并穿着黑色裤子、鞋子,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要求,也没提起健康证之事。
 
  记者随后查询了解到,华盛外滩22号酒店是以承包婚宴、婚庆、会议等服务为主的大型酒店,在消费者中有着不错的口碑。
 
  2点刚过,店长曾某出现了。
 
  “大家先到那边换衣服,换完后到这里集合!”随着曾某一声令下,人群涌向离厨房不远的一个楼梯间,每人拣起一套扔在地上的白衬衣、黑色马甲和黑色围裙。
 
  所有人员换好服装后,又回到原地,排成一列长长的队伍。
 
  “王辉的人站这里,铃铛和豆瓣酱的跟上。”店长一边喊,一边重新调整队伍。记者事后得知,王辉和豆瓣酱都是中介,专门通过网络为该酒店招聘兼职人员,从中收取提成,而铃铛则是该酒店的一名领班。
 
  “以前做过酒店的举手。”店长刚说完,就有七八个人举手回应。
 
  “你咋不举?”店长指着队伍中的一名年轻男子,笑着说。
 
  “我想传菜,帮你打理外边吧。”那名男子嘻嘻哈哈地说,看上去两人已非常熟悉。后来记者得知,该男子姓王,经常来这家酒店做兼职,已经和管理人员混很相当熟悉了。
 
  “好,举手的向前一步。”店长说完后,在另外四名领班的协助下,将之前长长的一列分成了四队。
 
  “给大家先介绍下,今天做的酒店名字叫华盛外滩22号,不要做完了别人问起来连名字都不知道。我姓曾,曾国藩的曾,是这里的店长。旁边这四位是领班,一会儿每人带一队,有什么事情,大家可以找各自的领班。现在强调一下纪律……”店长说完后,四队人员被分成两大组,分别戴红绿两色有编号的胸牌,服务两个包厢。然后俩人一小组,负责两桌的传菜上菜工作。以前做过的、有经验的人员,被安排到宴席旁为客人服务;而没有经验的,则负责传菜、打杂。
 
  记者被分在其中一组做传菜工作。
 
  据悉,当晚该酒店有两场婚宴,婚宴服务人员几乎都是临时招来的钟点工。
 
  口吹虫子赤手抓菜
 
  分组完毕,已将近下午4点。按程序,所有人员在领班和店长的监督下,各就各位,熟悉场地和各自该干的工作。此时,店长发现服务人员还缺几个人,便从4名领班中选定李某代他全盘统筹指挥,其余3名领班也被要求去传菜。
 
  临近5点,领班李某传话上冷菜。随即,红绿两队人员按照编号次序,依次到1号冷菜厨房窗口等待,由李某辅助厨师在厨房内一一给大家分发到托盘上。
 
  “怎么有虫子?”李某质问厨师。
 
  原来,分菜时,李某发现碟子里有只虫。
 
  “怎么会呢?”厨师回应。
 
  “噗……”李某说完后大吹一口。可能用力过猛,唾沫星子也溅到了记者脸上。“被我吹掉了,端走。”
 
  2号冷菜厨房为冷库,专门保藏海鲜,空间较小。
 
  十几名传菜人员将厨房挤得水泄不通,地板上化冻后的冰水,和着鞋子上的泥,稍不留神就会滑倒。
 
  “快出去!我没法干活了!”厨师大声喊着,一边急急忙忙地用手按着碟子里的炝蟹,将化冻后盘子里多余的汁液沥出来。每沥一盘,由领班转手放在服务员的托盘上。
 
  人挤人,碟碰碟,加上湿滑的地板,每个人踉踉跄跄走出厨房时,碟子里的炝蟹早已散乱了,只好用手一一拣拾起来,在碟子里重新摆好,恢复之前的造型。
 
  就这样,十盘冷菜很快摆上宴席。此时,已到晚饭时分,客人的婚礼仪式已然开始。30多名服务员利用这间隙,挤在地下室的1号冷菜厨房外,吃酒店提供的免费晚餐。约莫半小时左右,婚礼仪式结束,宾客开始用餐,一场更为忙碌的传菜大戏开始了。
 
  后厨都是赤手装盘
 
  和着婚礼现场的热闹,厨房里则是另一番热闹情景。
 
  “红队的人按次序排队,跟我来,绿队后面跟上!”吃完晚饭,领班李某开始集合,依次进入主厨房。四五名厨师正忙得热火朝天,有的从烤箱里拿出烘烤后的鱼、虾、蟹,有的装盘点缀……一个个都徒手抓着,快速地装盘、分类摆放。
 
  包括记者在内的所有人员进入厨房后,见厨师顾不过来,开始自己往盘子里端碟子。
 
  “等下,还没浇汁呢……还没撒香菜呢……还没……你们都出去!5分钟后再进来!”厨师长大声地喊叫着。
 
  传菜员纷纷退出,将盘子扔在垃圾桶上,围在门口闲聊。
 
  这期间,记者了解到,几乎所有兼职人员都没健康证,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健康证。
 
  “我就偶尔做次饭店兼职,要那证干啥?”
 
  期间,记者认识了来自山西的郝先生,今年31岁的他和妻子一起来宁波6年,不久前辞职了,先后做过很多兼职。在他看来,饭店兼职虽然工资不高,但入职门槛低,几乎没啥要求,所以还挺喜欢的。做推销工作的杜先生对饭店兼职也乐此不疲,还摸出了不少门道。“有空了就过来做一次,补贴家用,特别是周末,饭店要的人更多,他更停不下来。在他看来,做婚宴要比酒店轻松些,就是传传菜,没多少其它杂事。在酒店里做,根本停不下来,这样跑一天两条腿特别酸。”
 
  几分钟后,领班再次喊传菜员跟他去厨房,又一次被厨师长赶到门外,“菜还没好,你们都挤进来我咋干活?快出去!等叫了再来。”
 
  如此反复3次后,宴席上需要的热菜总算备齐了。红绿两队人员快速从厨房里端走各自负责的碟碟盘盘。
 
  来来往往的人摩肩擦踵,盘子里的碟子相互撞击着。洒在地板上汤汁,时不时会让人滑个趔趄,有人不小心把碟子里的鸡鸭虾块颠到盘子里,就得及时捡起放好,在进入宴会厅前重新摆放整齐,体面地上桌。
 
  接近晚上9点,参加婚礼的所有客人散去,只剩下满桌狼藉。按照约定时间,9点30分下班。在领班的监督下,大家半个小时内收拾好杯盘碗筷,拿到98元的兼职报酬,一一散去。
 
  星级酒店对钟点工的健康证也不闻不问
 
  除了像这样临时需要大量服务员的婚宴型酒店,记者随后又对其它星级酒店进行了调查走访。
 
  位于鄞州四明中路上的天港禧悦酒店,对外宣称是四星级精品酒店。在网络招聘平台,记者也发现了他们需要兼职服务员的招聘信息。经联系,除了要求携带身份证或复印件,穿黑色鞋子在指定时间到场外,就再无其它任何要求,包括卫生健康方面的相关证件。
 
  酒店生意火爆,从喜宴、乔迁宴到会议用餐,整个三楼六个大型宴会厅客满为患。
 
  当日负责服务人员统筹的汪姓副总经理,显然对兼职的到来习以为常。他先把中介当天招来的10多个服务员叫到一个小厅里。面对一圈高矮胖瘦,资质层次不齐,有的甚至完全没有经验的兼职服务员,他显然有些不满,但很快克服情绪,给每个人分派任务,看上去有条不紊。
 
  记者没有经验,被分配跟一个显然在此做过多次兼职的人去一个宴会厅帮忙,连同酒店原先一位徐姓服务员,一共三个人负责一个厅五桌的上菜等任务。
 
  从记者换装到上岗,都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卫生检查或任何形式的培训,身份证复印件提交给中介的作用,似乎也仅仅是为了最后更方便地结算工资。直到端盘子上菜,连基本的净手要求都没有。当记者询问上菜有什么礼仪或注意事项时,徐姓服务员诧异地看过来,“那么简单,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 
  在等待客人到来的时候,记者才得知,那位徐姓服务员其实也不是酒店的正式职工,她是宁波一职业学校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,今年才18岁。学校跟酒店合作,给学生提供实习机会。在该四星级酒店,至有十几名徐的同学,不过因为餐厅工作太辛苦,工资又低,有的已经走人不干了。
 
  据了解,徐同学在此做了6个月,属于同期中坚持时间最长的,也比较被看重。她每个月的工资加提成能拿2500元左右。每月虽有6天假期,但因为酒店忙,基本上不允许休假,她已经攒了一堆假期,却休不掉。最近的双休日及长假,她几乎每天都会和不同的兼职人员一起工作,习以为常了。“上菜又不需要什么技术。”
 
  当记者把话题带到健康证这个问题上的时候,徐同学显然也没把此事放在心上,“这里不需要挂健康证,也没有挂健康证的墙。”
 
  饭店钟点工越来越多健康证只字不提
 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在员工难招,人力成本增加的大背景下,饭店宾馆使用小时工、钟点工之类的兼职服务员越来越多。有人预测,今后的宾馆饭店,除了部分关键岗位,一线服务员也许全都将采取这种用工模式。
 
  从事多年酒店管理的宓经理告诉记者,目前兼职服务员越来越受欢迎,占比也越来越大,主要原因是这种用工模式节约了人力成本,也减少了招聘,培训方面的繁琐。他举例说,饭店一个普通员工,工资加各种保险,每年支出最少6万元以上,而兼职服务员目前市场最高小时工资也就14元,饭店支付给中介的最高价不会超过18元。如此算来,6万元的工资即可购买超过3300多个小时的兼职服务,再折算成每天6小时的服务时间,就有550多天,相当于使用了两个员工。
 
  另外,很多宾馆饭店的经营都有淡季旺季之分,淡季时客人少,不需要那么多员工,旺季客人多,一下子需要很多服务员,只能通过兼职人员来解决。
 
  饭店有需求,市场就有供给。记者发现,所有的网络招聘平台,都有大量的兼职服务员招聘的广告,很多饭店,包括市区的海逸大酒店,逸东豪生、希尔顿花园酒店,华侨豪生、和丰花园酒店等等,三天两头都在这些平台上发布兼职信息。
 
  不过据记者了解,招聘这些钟点工的,并非酒店直接出面,而是通过中介来操作的。中介在接到酒店的需求通知后,会提前几天向外发布信息,从中收取费用。酒店兼职工资普遍不高,一般每小时12-14元不等,所以前来兼职者多以在校大学生为主,另外一个群体就是那些没有固定职业的打工一族。
 
  便捷用工的背后,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,就是那些饭店钟点工,几乎全都没有没有健康证。无论是召集兼职服务员的中介,还是使用兼职服务员的宾馆饭店,他们对兼职人员的健康证也从不过问。
 
  记者采访后又同QQ名叫“承接各种日结招人单子”的人取得联系,问他酒店兼职有何要求。他直言不讳,没要求,只要想做就行。记者说没办过健康证,对方称,他那里不用那个证,做一天就结一天工资。随后,记者又咨询了一家在网上发布兼职服务员信息的中介,除了个别做西餐的兼职服务员对健康证有要求外,其它饭店均无此要求。
 
  按照餐饮业相关管理规定,酒店服务人员根据岗位不同,需要办理两种证件。宁波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处工作人员表示,健康证不仅是酒店餐饮从业人员的必要证件,也是所有从事食品生产经营从业人员的必备证件。据介绍,我市2015年5月1日起,已统一启用新版公共场所从业人员健康证明,按工作性质不同,分食品生产经营从业人员健康证和公共场所从业人员健康证两种,此举正是为了防止结核、乙肝、痢疾等传染性疾病,通过直接接触或食品传播。
 
  可如今,越来越多的宾馆酒店,在使用越来越多的钟点工,小时工的时候,却忽略了健康证这个问题,留下的食品安全健康隐患不容忽视。
微信关注

相关热词搜索:健康证 钟点工 饭店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食安中国 Copyright © www.cnfoodsafety.com 2012-2015 版权所有 海淀分局网络备案编号:1101085079,1101055372京ICP备09075303号-1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中路39号万地名苑1号楼1004室(邮编100039) 联系电话:010-88825653   010-88825683  010-64972251   010-88825687   业务咨询:010-88825689